中国学前网
资源搜索 | 收藏本页 | 设为首页
中国学前网-首页

亲子园发展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2012-11-18 18:40:33 作者:张文军 来源:中国婴幼儿教育网 [我要提问] 我要评论 [推荐] [收藏]

近年来,亲子园由于其教育对象、教育形式和作用的特殊性,在我国各地迅速发展。然而,目前很多地区的亲子园却因办园质量欠佳而面临发展困境。笔者认为,目前亲子园办园质量不高的原因有三:一是政府管理缺位,二是缺乏科学的课程标准,三是缺乏合格师资的培养渠道。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依靠政府管理部门、婴幼儿教育与保健机构、专家学者以及培养学前教育师资的各级院校的共同努力。 

    自20世纪末我国第一所兼具婴幼儿教养及家庭指导双重功能的亲子园诞生以来,各种类型的亲子园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从事0~3岁婴幼儿教养及家庭教养指导的队伍迅速壮大。十多年来,亲子园由于其具体直观的教育活动现场展示和极具针对性的个性化指导,以及数量多、覆盖面广、专业特色鲜明、家长认可度高等特点,在0~3岁婴幼儿教养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也奠定了自身在0~3岁婴幼儿家庭教养指导队伍中的重要地位,成为我国0~3岁婴幼儿教养与家庭指导的主力军。尽管如此,亲子园的发展之路并不顺畅,在三大因素的影响下,目前我国亲子园的健康发展遭遇瓶颈。 

    一、影响亲子园健康发展的三大问题 

    由于我国各地经济和教育发展水平差异较大,各地区亲子园的发展极不平衡。在发达地区,由于资金雄厚、政府观念先进、教育部门管理和科研水平较高、政府及民众对教育重视程度高等原因,政府职能部门主管甚至主办的亲子教育机构较普及,且亲子园质量高、示范性强。但在多数地区,尤其是欠发达的中西部地区,大量亲子园红火开张却避免不了惨淡经营或快速倒闭的遭遇,究其原因,主要是这些亲子园以商业化方式经营运作,偏离办学方向,蒙骗家长、有损婴幼儿身心健康发展的现象时有发生。笔者认为,导致我国多数地区的亲子园难以健康发展的根本问题在于管理、课程和师资三个方面。 

    1.管理问题——管理混乱,办学方向不明。 

    政府有通过经费及政策的引导与调节,对学前教育承担提供公共服务、保障基本需求、支持发展、提升品质的责任。然而目前除了北京、上海等经济与教育较发达的地区外,我国大部分地区的政府职能部门或由于对0~3岁婴幼儿养育的重视不够,或由于经济力量单薄、技术支撑不足,未能在本辖区创建示范性的0~3岁早期教育基地,也未出台指导和扶持早期教育的政策、制度和管理措施。 

    由于缺乏方向性指引和具体规范的管理,在市场需求刺激下迅速兴起的民办亲子园多半以牟利为目的,以企业化、市场化方式运作,商业气息浓重,且多数民办亲子园以公司的名义在工商局注册,根本不在教育部门管理范围以内,其师资力量、办学资质、教学质量因脱离政府部门的监管而无法保证。在收费、师资、设施和卫生等方面,这些亲子园自定标准、无据可循,有的一味追求豪华,收费超过普通家庭的承受能力。出于赢利的目的,有的亲子园像商家一样频频在社会上发布广告、搞营销活动,甚至以不实之辞蛊惑家长带孩子参加活动,在观念上误导家长,在课程和教育方法上忽视婴幼儿的成长规律。亲子园本应是兼具学前教育和成人师范教育双重特性的教育机构1,即便民办亲子园与企业在运营机制上有相似之处,主管部门也绝不能将它们与企业相提并论,应对其与幼儿园一视同仁,将其纳入政府教育部门管理的范围。其他类型的亲子园如公立幼儿园、医院、妇联所办的亲子园附设在幼儿园、医院等单位中,师资力量和课程的专业性略强,但其附属地位导致了它们处于相对受忽视的一隅,发展受制约,成长空间有限。 

    造成这些现象的主要原因正在于管理部门职责不清,教育管理部门没有制定相应的政策、制度和措施对民办亲子园进行规范管理,也没有对民间的办园力量进行很好的引导和利用。亲子园的质量难以得到保障,亲子园持续、稳定发展的脚步就会受到制约。 

    2. 课程问题——现有课程不能满足需要,课程研发缺乏国家标准。 

    有人从目前早期教育现象中归纳出了“四过”:过早、过多、过偏和过于机械2,亲子教育课程的科学性也同样受到质疑。由于起步晚,目前我国亲子园教育课程随意性非常大,教育性、系统性和适宜性不足。除极少数发达地区如北京、上海等地政府对当地0~3岁婴幼儿教育颁布了指导性的纲要外,目前我国绝大多数地区的教育部门普遍没有对此阶段的教育提出明确要求,0~3岁婴幼儿教育缺乏相应的政策法规加以规范。亲子园教育到底要达到什么目标?有哪些内容和形式?可通过什么途径和方法实施?如何避免对孩子的不利影响?这些重要的问题连许多亲子园的管理者都没有全面、正确的答案。可见,课程问题已成为制约亲子园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市场上出售的亲子园教材或实用性不强,或科学性与趣味性欠缺,或内容不够充分,不能满足实际教学的要求;一些“品牌”亲子园为保证其高昂的收费,将其自诩的“经过专家团队打造”的课程列为商业机密严格保密、拒不外泄,自然也就谢绝了政府及教育权威专家或研究机构对其科学性的评估;有的亲子园设计课程时只求活动搞得精彩热闹,而不顾是否会损伤孩子的身心健康。此外,目前整个早教市场内容盲目照搬、互相抄袭模仿的现象也十分严重,早教课程的科学性和有效性均难以保证。

   在我国目前缺乏标准化纲领的指导和科学、系统、操作性强的课程示范的情况下,对广大亲子园教师们提出自创课程或自编教材的要求显然过高,即使经验丰富的资深托幼教师恐怕也难以达到。 

    3. 师资问题——合格师资极度匮乏。 

   (1)亲子园教师的职业要求具有特殊性,师资培训力量不足。

    亲子园教育的灵活性、社会性和指导对象的特殊性,使亲子教师的职业要求有别于一般的幼儿教师。亲子教师面对的是婴幼儿及家长两种教育对象,必须要有较强的亲和力、沟通能力和组织能力,要有较高的教育机智和灵活性,还要有丰富的婴幼儿身心发展和保育教育的知识。同时,亲子教师也是社会工作者,承担着向社会宣传、示范如何进行早期养育的责任。由于亲子教师的职业性质特殊,加之0~3岁婴幼儿的身心发展有别于3~6岁儿童,一般的幼儿教师未经特别培训是难以胜任亲子教师工作的。

    然而,由于我国师范教育投入过低、规模效益不高,婴幼儿教养的研究起步晚、研究不充分等原因,我国早教师资培训力量十分薄弱。目前我国各层次师范院校的学前教育专业鲜有设置0~3岁早期教育方向,培养出的幼儿教师缺乏0~3岁婴幼儿教育学科的基础理论知识和实际操作技能,不能很好地胜任0~3岁婴幼儿教育的要求。 

   (2)现有的早教师资队伍不能适应当前早期教育的发展形势。

    早教教师素质低、队伍不稳定已成为阻扰亲子园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虽然亲子园具有巨大的潜在生源,但是目前我国数量有限的早教师资队伍并不能适应当前早期教育的发展形势。突出的问题是:师资总体数量不足、整体素质偏低、专业程度不高3。 

    在民办亲子园中,有的教师仅受过短期培训,有的教师甚至既没有受过短期培训也没有受过学前专业师范教育,既无幼儿教师资格证也无育婴师、早期教育指导师上岗证,既无幼儿园小托班的带班经验也无养育婴儿的经验,教师对婴幼儿发展规律、年龄特点等专业知识的了解非常有限,教养经验欠缺,教育能力明显不足,根本不具备指导家长的能力。缺乏合格的师资和高质量的师幼互动,即便有好的课程模式,也不可能达到很好的教育效果。教师整体素质偏低且队伍不稳定,正是这类亲子园的软肋。

    在幼儿园中附设的亲子园中,教师往往具有一定的幼儿教育理论知识,家长工作经验、小托班教育经验也较丰富,师资队伍相对稳定,整体素质较高。但是幼教不等于早教,两者的职业资格和专业知识均有较大差异,据调查,附设亲子园中获得育婴师等相关职业资格的教师并不多,很多教师缺乏对婴幼儿身心发展知识的系统掌握4。 管理、师资和课程三大问题互为因果,共同制约了亲子园健康发展的脚步。 

    二、促进亲子园健康发展的基本策略 

    正如一棵柔弱的小树苗需要阳光、雨露、空气等多方呵护方能茁壮成长,“年幼”的亲子园亟待得到地方政府、教育与卫生部门、高等师范院校等培训机构、教研科研人员与儿童保健医务人员的多方扶持。 

    1.制定政策法规,规范亲子园市场。 

    历史证明,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的任何改革或尝试,都需要政策上的依据和规范,如果没有国家对办学方向的正确引导和对办学质量的规范化管理,任何盲目兴办的学校是没有也不可能拥有持续发展的生命力的。早在2001年,我国中央政府已发出了发展我国0~3岁早期教养的倡导。《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01-2010年)》提出:“发展0岁~3岁儿童早期教育。”5 2003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教育部等中央十个部门签发的《关于幼儿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指导意见》通知,明确提出“根据城乡的不同特点,逐步建立以社区为基础,以示范性幼儿园为中心,灵活多样的幼儿教育形式相结合的幼儿教育服务网络。为0~6岁儿童和家长提供早期保育和教育服务。”6虽然建设和发展以社区为基础的早期教育服务网络已被要求纳入各地社区建设,但如何有效地实施和推进这一改革,各地政府的重视和执行程度不一,因此通过国家立法明确0~3岁早期教育的性质、地位和作用,出台早期教养指导纲要,乃是保障0~3岁儿童早期教养及指导工作健康有序发展的当务之急。

    2001年,北京市通过的《北京市学前教育条例》提出“本市倡导和支持开展3周岁以下婴幼儿的早期教育”,并随之在示范性幼儿园建立了早期教育示范基地,推广0~3岁婴幼儿科学教养。上海市也开展了“0~3岁婴幼儿早期关心和发展”的研究,在课题研究和工作推进的基础上,启动了0~3岁婴幼儿启蒙教育工程,于2003年颁发了《上海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方案 (试行)》,2004年颁发了《关于推进0~3岁散居儿童早期教养工作的意见》《上海市区县推进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指导工作的要求》7,出台了《0~3岁儿童早期教养机构管理的暂行规定》《0~3岁早期教养机构装备标准》《上海市民办早期教养机构管理规定》等重要政策文件8,并投入财政经费创办了“以社区为依托的早期教养基地”,作为发展0~3婴幼儿教养事业的领头羊。但在多数地区,0~3岁科学教养只是停留在研究层面,没有真正惠及千家万户。各地政府应该向上海、北京等地学习,组织相关力量制定相应的政策法规,出台管理办法,把0~3岁早期教养事业发展、政府投入与经费筹措、教师待遇落实、亲子园收费等问题列入督导内容,采取有效的监督机制,维护教育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以确保亲子园的健康发展。 

    2.教、卫联合,共同研发早教课程,改革管理体制。 

    课程是教育思想、教育理论转化为教育实践的中介或桥梁9。0~3岁婴幼儿的身心发展速度很快,这就要求亲子园教育活动的内容必须丰富而细致,教育活动的数量和种类必须繁多。然而现实中,一方面由于研究力度小,可以参考的现有资料奇缺,另一方面由于要求高,难度大、创新性强,编制亲子园课程的任务相当艰巨。政府应对亲子园的课程编制予以足够的重视,组织高等院校、科研机构、托幼机构的早期教育研究人员以及儿童保健专家,加强对0~3岁婴幼儿身心发展特点的研究,制定早教课程标准,系统开发早教课程,编制并推广科学的0~3岁亲子教师培训、家长培训课程体系,使0~3岁亲子教育课程科学化、系统化、本土化且公开化,为广大亲子园教师提供指南和依据。同时,结束学前教育依年龄由卫生和教育部门分而治之的现象,利用两部门各自的优势共同建立学前教育的“托幼一体化”管理体制。 

    3.设置师资准入制度,办好早教师资的职前与职后培训。 

   “大力办好师范教育,培养和培训高水平的教师,实际上已成为参与国际竞争的一项先导性的战略措施。”10各师范院校的学前教育专业应承担起培养合格早教师资的重任,增设0~3岁早期教育方向,发挥其教科研优势,全面、系统、有序地打造0~3岁早期教育的专业人才,为亲子园输送合格师资。

    有关部门应该依据婴儿的身心发展规律,从职业道德、文化素养、专业理论知识与技能、学习与发展能力五个方面考虑,编制并执行早教师资行业准入标准;建立多元化的早教师资培训模式,如构建多元化早期教育师资培训体系、组建官方早期教育资源中心、创办早期教育群众性学术团体;在大中专师范院校开设早期教育专业,与劳动部门联合开展育婴职业资格认证,建立开放式的早期教育师资准入制度;加大各级政府对学前教育师资队伍建设的投入、扶植和监管力度;加大对私立托幼园所师资队伍的监管力度11;制定相关政策确认亲子教师身份、改善其待遇,提高该职业吸引力,以吸引高素质的人才进入早教教师队伍。
相关热词搜索:亲子园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